工业互联网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,传化的“路”是扎根行业

作者:高玉娴   【原创】   2021-11-11 11:03:37

关键字: 物流 化工 CIO 工业互联网

“在推进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,其实大家最终要去的地方是一致的,只是不同企业擅长的领域不同、起点不同、方式不同,共同的目的都是互联互通。”

为何条条大路都能通向罗马?据史料记载,这是当年罗马帝国为了延伸势力、加强统治,举全国之力修筑交通要道的成果。纵向上,罗马修建了一条贯穿南北的中央大道,往南可以直达意大利,往北可以延伸到波河流域,与德、法、奥地利和瑞士等国相连。而在西北与东南方向上,罗马还修建了两条大道,可以把罗马与意大利、英国、小亚细亚局部地区、阿拉伯和非洲等地连成一片。

如此的横纵贯通,促进了当时罗马帝国内外部文化和经济的交流和融合。据说,当时从意大利半岛乃至欧洲的任何一条大道开始旅行,只要不停地走,最后都能抵达罗马——这就是所谓的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。

在日前接受至顶网记者采访时,传化集团 CIO赖江龙就用了这句西方谚语来描述工业互联网现阶段的发展状态。他说,在推进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,其实大家最终要去的地方是一致的,只是不同企业擅长的领域不同、起点不同、方式不同,共同的目的都是互联互通。

工业互联网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,传化的“路”是扎根行业

传化集团 CIO 赖江龙

事实上,从古至今,交通运输的畅通无阻一直是经济繁荣的前提,而进入信息时代,不仅物理世界的交通要顺畅,数字世界的信息交互顺畅度也在影响着经济运行的效率和方式。这便是工业互联网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原因。

传化集团创建于1986年,从制造业起步,如今,其业务范围已经涵盖了化工、智能物流、现代农业、科技城、金融投资等领域。近年来,为了推动不同业务层面的交互,延伸上下游的业务能力,传化集团打造了传化智联"传化智能物流工业互联网平台"和新安化工"硅基新材料全产业链工业互联网平台"——前者主要通过平台化的资源集聚、智能调度、全链协同,实现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高效流通,为工业企业提供协同、高效、低成本的一揽子物流供应链服务;后者依托的是新安智能制造实践与行业内探索,通过精准营销、敏捷供应链、柔性制造等方式,提升硅基新材料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数字化水平。

赖江龙表示,工业互联网的价值应该结合行业场景,回归实体去展现,而传化集团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,其优势就在于深耕制造业30多年,对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洞察。但是未来,工业互联网如果只靠几个企业的努力很难形成合力,不同的角色应该各司其职,由技术服务商提供底层共性技术的支撑,由实体企业落地不同的行业应用。“就像是移动互联网,所有信息互联互通,工业互联网也不应该是封闭的。而对传化来说,我们仍然会一步一个脚印,坚守业务的初心,切实服务于行业和产业。”

打造两大工业互联网平台

至顶网:传化集团非常看重工业互联网的发展,可以具体介绍一下我们做了哪些事情吗?

赖江龙:首先,介绍一下传化集团提供的两个工业互联网平台。实际上,它们的定位是不一样的。传化集团最早是做精细化工制造,所以我们起家于制造,但是2000年之后,我们开始服务于制造,进军物流行业。所以,我们搭建了两个不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。

其中,一个是我们制造端上下游产业链的延伸,叫“硅基新材料全产业链工业互联网平台”。这个平台立足于我们自身的智能制造供应链优化和研发,目的是做好自己业务的同时,往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延伸;第二个工业互联平台面向的是服务制造,我们布局了全国的物流供应链能力,叫“传化智能物流工业互联网平台",它依托于线下的公路港,以及线上的货运网,通过线上线下的融合,面向各个细分行业提供整套的供应链物流智能化解决方案。

至顶网:当初构建这两个平台背后的动因是什么?

赖江龙:其实,早在2010年前后,我们就开始发力做这件事。最初主要的目的是把自身的数字化能力向上下游延伸,与物流生态进行连接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发现,没有数字化的工具其实是很难的。所以,前几年国家开始在战略层面大力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的时候,我们也抓住了这个机会,依托于制造端 “本业”,正式搭建了线上线下融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。

在这之前,我们做的主要是一些点状的尝试:比如计划协同、在物流平台上做线上的撮合、在线对货源与货车资源进行匹配,以及智能公路港的构建等等。到了2018年前后,我们正式把这些点状功能连成一个平台,基于这个生态,目前,我们不光可以在业务层面连接上下游,同时,我们也把很多的企业应用都放到了这个平台上,为生态伙伴提供各种智能公路港、物流供应链、金融等方面的服务。

工业互联网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,传化的“路”是扎根行业

至顶网:从目前来看,这两个平台给我们带来了哪些价值?

赖江龙:首先,基于线上的平台,产品的交付模式和物流的服务方式都发生了改变,上下游的连接更为紧密,这就使得整体业务效率更高;其次,通过数字化连接,也催生了一些新的商业模式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有很强的团队,包括自己的团队、生态伙伴的团队都汇集到这个平台上,更好地为卡车司机、货主以及大票零担服务商提供创新性的服务。

以轮胎的物流服务为例:基于智能物流平台,我们可以把某个地区所有的仓运费都融入到一个平台上,实现一站式服务。由我们进行干线整合、大票零担应用整合、小物流市场的整合,可以帮助该供应链上的制造商,比如轮胎制造企业,降低制造过程的物流成本。过去,每个企业都要自己去找资源,但现在,当制造商把物流服务都转交到这个物流服务平台上来之后,就实现了物流服务的轻量化,大家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业务,商业模式也会有所改变。

另外,在服务过程中,我们也可以提供技术支持。比如,我们跟中国电信合资成立的天翼智联科技有限责任公司,主要就是基于5G技术,解决不同行业仓储物流过程中的各种问题,依托科技赋能物流行业。包括危化品的监控跟踪、大票零担货源的追溯等等,可以根据不同行业的需求,提供技术支持。

截至目前,我们的两大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连接了将近10万企业,包括生产制造企业、商贸企业、物流企业、承运商,加上货车司机等等这样的个人用户,注册数量已经接近100万,可以说,是一个非常大的平台了。

切实解决行业痛点

至顶网:和技术服务商相比,传化集团作为实体企业来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,我们的优势是什么?

赖江龙:我们的独特优势在于深耕制造业30多年,我们来源于行业、来源于制造,对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洞察。比如,我们非常清楚制造业的供应链条中,有哪些环节是痛点,由此,就可以去整合和匹配对应的技术,而不是通过技术来匹配行业。我觉得,这是我们跟其它技术服务商不一样的地方。

至顶网:连接这么多企业的挑战是不小的,传化的经验是什么?

赖江龙:事实上,在搭建两个平台的过程中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不一样的。首先,对于“硅基新材料全产业链工业互联网平台”,主要面临的困难点在于只能做到上下游供应链的延伸,大多数同行业者仍然会抗拒连接到这个平台上来;而“传化智能物流工业互联网平台"面临的困难点在于强运营,虽然很多技术平台的搭建并不难,但是因为在全国涉及了一百多个公路港,涉及干线、大票零担等多方面的整合,这意味着,我们要给制造商和物流方都带来价值,才能真正地连接两端,吸引大家接入进来。只有这样,才能把生态做起来,实现强运营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去为生态伙伴提供金融等增值服务的原因。

在面对这些困难的时候,我们始终扎根行业,通过切实解决行业痛点,聚焦行业“高能耗”的各个环节,整合相应的资源,从而真正地帮助大家实现降本增效,让大家看到生态的价值。虽然这是一个“笨”办法,但是我们认为,只有给生态中的每一个人真正地带来价值,才能让更多人愿意加入进来,让生态的生命力更持久。

至顶网:从我们的实践经历来看,您认为工业互联网涉及了哪些核心技术,应该包含哪些必要的部分?

赖江龙:我觉得技术应该是随着业务需求而动的,不管是5G还是人工智能,任何技术都离不开业务场景,而每个场景都要依托于不同行业。现在业界既有很多跨领域的综合性工业互联网平台,也有细分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,其实大家都还在摸索。但是,从目前来看,底层的共性技术比较完善,而上层具备行业特性的解决方案还比较少。在我看来,这两层的内容都是需要的。我们应该从业务出发去寻找相应的技术,而不是盲目地强调技术的重要性。

所以,在推进工业互联网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,不同的角色其实应该各司其职,发挥各自的优势,技术服务商可能偏重于底层共性技术的支撑,实体企业去落地不同的行业应用。就像是移动互联网,所有信息互联互通,工业互联网也不应该是封闭的,不应该由几个巨头各自垄断,然后企业去站队,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。

当然,我相信,工业互联网未来的商业模式、发展模式也会逐渐清晰。而对传化来说,我们仍然会一步一个脚印,坚守业务的初心,切实服务于行业和产业。

未来是互联互通

至顶网:那么,您认为现在工业互联网处于一个什么发展阶段?

赖江龙:目前,很多企业都在依托于自己的优势去发力,就像“条条道路通罗马”,大家要去的地方是一致的,只是大家擅长的领域不同、起点不同、方式不同。最终,共同的目的都是实现互联互通。

当然,这背后还需要国家层面的一些支持,无论是战略还是技术层面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意义在于回归实体经济,推动高质量发展。但是,只靠几个企业很难形成整体的合力,因为同行业之间要去整合、连接,阻力非常大。这时候,我们就需要一些中立的角色,比如由政府去牵头,带动企业的积极性。目前,浙江省正在做的“产业大脑”,就是类似的思路,这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法。

至顶网:那下一阶段,传化针对工业互联网还有什么规划?

赖江龙:在业务层面,我们的目标是每年保持20%-30%的增长,这样的增长不可能只靠产品的销售、产能的扩张,而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,转变的引擎就是这两个工业互联网平台。

所以,我们会把这两个平台作为未来3-5年的战略基地:第一,更多地连接用户,进一步提升生态伙伴数量,因为只有流量上来之后,才能产生更大的规模效益;第二,通过技术与行业的结合,实现数字科技的场景化,比如针对物流行业,把区块链等技术整合到平台上来,同时,聚焦大票零担的线上货运网络,把自己打造成为这一细分行业的头部;第三,在这两个平台基础上,我们还会通过金融服务、基金生态,逐步深入合作,实现供应链、产业链生态的协同。

    扫一扫
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
   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至顶网)版权所有. 京ICP备15039648号-7 京ICP证16133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
    举报电话:010-62641205-5060 举报邮箱:jubao@zhiding.cn 安全联盟认证